阳光卿青

[杰佣]侦探日记(续)

  侦探把目光落在书架上,很快找到了一本画着红色针管的日记,他把它从书架中抽了出来,认真的阅读着。

  Doctor's diary:

  1月8日,星期一,雨。

  昨天轮到我的游戏了,那个据说喜欢我的小姑娘没来,她去照顾她的稻草人先生了。

  昨天见到了我的医院,真怀念过去的我——那个包含着信心与希望的我。医院二楼我的电击室还在,只是可惜上面的尸体死掉了,罐子里的东西还活着,可惜发不出那好听的尖叫声了。

  因为有点怀旧,被“它”发现了,那个“女人”是胜率最高的,不过还好,在我被放上椅子时,三个队友从大门逃了出去。

  我已经习惯被同伴抛弃的日子了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侦探有些疑惑,这一篇日记提供了那名园丁的身份——是一位小姑娘。

  园丁的日记中,这位医生貌似是一位善良且温柔的人,但从医生电击室里的尸体来看,这名医生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  不过这两篇日记都有一个共同点——都反复提到了“它们”。园丁的日记只是提到了名称,而医生的日记更加详细——至少知道有一个女人了。

  侦探皱着眉头,翻开了下一页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1月14日,星期天,阴。

  今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游戏。

  本来被分到那个新手就很不幸运了,虽然那个恋物癖的小姑娘也在,她是唯一一个没有负面效果的。

  一个上等人,一个战争后遗症,一个恋物癖,外加一个爱皮的小偷,这场游戏似乎没什么悬念了。

  那一位伪虚的小偷先生开局就被送回了庄园,亏他还信信旦旦的要保护我们,可惜又少了一个开机的人,我们离游戏失败又近了一步。

  那个小姑娘也被放上了椅子,我离她太远了,现在过去是来不及了,还好那位新来的□□□把她救了下来,还掩护我开了一台机。

  虽然我和她逃了出去,但那位□□□被放了血。

  呐,没人告诉过他,在这场游戏里,还是不要太善良比较好吗?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2月15日,星期四,晴。

  那位据说喜欢我的小姑娘受伤了,挺严重的,我打算去照顾她。

  那位□□□叫做□□,是个怪可爱的名字,说实话,我真没想到,那个伤痕累累甚至上过战场的人,居然有那么可爱的名字。

  他总是很阳光,总是鼓励我们,打自他来后,人类的胜率都提高了几分。

  他总是说,以最少的牺牲获得最大的利益。他也做到了。

  不过我是真不希望他去当那个“牺牲者”,他身上的旧伤本就难治,新伤加旧伤几乎达到了一种密密麻麻到令人心疼的地步。

  希望他能在这场永不休止的游戏中活下去。


[杰佣]侦探先生的日记推理

  侦探来到了信纸上所说的庄园。

  这儿很是古老,干枯的树枝哗哗作响,张牙舞爪地妄想撕裂天空,生锈的庄园大门印着斑斑红痕,不知道是锈迹还是血痕。

  侦探进入了大门,他看到一座破败不堪的小木屋,屋上还停着几只红眼的乌鸦,他略一思索,便向小木屋走了过来。

  他推开小木屋的门,点燃了墙上的蜡烛,引着蜡烛的火点燃了门旁的油灯,屋里落了些灰尘,甚至墙上还裂了一道大缝隙,还时不时映现出几道红光,可见它的确是年代久远,暗色的沙发摆在屋的中间,几副中世纪的油画挂在墙上面。

  他提着油灯,来到了屋内最显眼的地方——那是一架巨大的描金红木书架。

  书架上摆着许多落满了灰尘的日记本,不知道是属于谁的,日记本都写满了字,因此显得厚厚的,也许是年代久远,纸张都有些泛黄。

  他抽出一本侧面画了一顶小草帽的日记,翻阅了起来——希望这能对他找到雇主的女儿有些帮助。

  Gardener's diary:

  1月3日,星期三,晴。

 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天气,很久没见过这么美好的阳光了。

  新来了一位□□□,我的天使依旧很热心的帮助他,带枪的空姐似乎也与他认识。

  希望他可以在这场游戏中活的久一点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1月14日,星期天,阴。

  天气很差,并不适合我们的游戏,但对“它们”很有利,但是游戏还是要照常进行。

  我的天使加上那个打彩灯的小偷,还有我和那个新来的□□□共同参加了今天的游戏。

  我的运气并不好,开局就碰到了“它”,“它”拿着火箭撞倒了我,我差点就被放上椅子了,那位新来的□□□扛了一刀,救下了我。

  真没想到,在这场危机四伏的游戏里,居然还有除天使以外的人愿意帮助我。

  他真的很善良,可惜,在这场游戏中,善良的人是活不下去的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2月17日,星期六,雨。

  上次游戏的伤太重了,养了好几个星期,不过也好,我知道了那名□□□的名字,叫做□□。

  我的天使依旧细心的照顾我,她就是我的光辉,我的良药。

  那场游戏虽然我与天使以及那个女装癖逃了出去,可□□替我挡了三刀,还被放了血,但他做到了他说的那样:以最少的牺牲换取最大的利益。

  我们都很欣赏他的勇气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侦探有些奇怪,那个职业以及名字都被墨水刻意的打湿了,原先的墨迹与墨水并不一样,明显是后来被人加上去的。

  “他”是谁呢?侦探又往后翻了翻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9月9日,星期天,雨。

  □□死了,我们都很伤心。

  我们知道凶手是谁,不敢说也说不了,但我们每个人都明白的是:这是一场永远也终结不了的游戏。

  不,□□告诉过我们,还有七天,游戏便可以做一场彻底的终结,只要那天我们能逃出去,便可以彻底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。

  可我们一点也不想要这个机会——这个他用死亡换来的机会。

  希望他能像那个藏头露尾的女神棍说的那样,找到属于他的信物,便可以复活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9月16日,星期天,晴。

  我知道那个信物是什么了!

  可惜这个庄园里,种不出美丽而又不枯萎的植物来。

  只能委屈你了呢,亲爱的稻草人先生。

  我的天使在等我了,找到□□后,我就要与我的天使表白。

  我的医生就是我的天使,我的良药,我在黎明降临时唯一的光芒。

  ………………

  日记到这儿就没有了,眼尖的侦探还发现了日记本的最后,还夹着一支长在许多稻草身上的薄荷草。

  薄荷枯黄色的叶子明显已经死掉了,但稻草依旧是富有生机的嫩绿色,似乎还活着一般,只是上面沾了些烧焦的痕迹,应该被这名园丁用火柴烧过。

  难道这只普通的薄荷草就是日记中那个人的信物?按日记中提供的信息看,这是可以让那个人起死回生的信物。

  怎么可能!

  侦探看了一眼写日记人的名字,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,正好被一种暗红色的液体打湿,字迹模糊不清。

  不过根据书侧面上的草帽标识以及Gardener's diary能看出,这是一本园丁的日记,不过这位园丁是男是女就不知道了。

  Ta在日记中反复提到的天使倒是没标注名字,但能看出,那名所谓的“天使”是一名医生,不过貌似有点被喂撑的感觉?他连忙摇摇头,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中甩出去。


[杰佣]莫比乌斯环㈤

还有一点就结束了,加油。
  选项二:
  奈布抖了抖兜帽,虽然身体已经重又变的虚幻,但杰克依旧小心翼翼的抱着他,走向西边——那儿是监管者宿舍。
  走了一会儿,杰克停下身来,温柔地向奈布说道:“到了。”
  奈布抬头看着许久不见的监管者宿舍,上次来是一个月前了,是帮艾玛拿回放在她爸爸那儿的淡绿色工具箱。
  这儿还是和以前一样,略显古典的西欧式风格,好看的花纹印在墙壁上,分成了好几个房间。
  他知道,一楼是监管者们休息和狂欢的大厅,二楼是班恩与厂长的房间,三楼是杰克与裘克的房间,四楼是那两位女人的房间,五楼住着新来的那几位监管者。
  杰克刚上走廊,便看到提着一个门之钥的祭司,她是来找那位黄衣之主的。
  她把目光扫向似乎搂抱着虚空的杰克,忽然轻声道:“你就不好奇,为什么你明明死了,但灵魂依旧存在吗?”
  奈布有些惊讶,他很是好奇为什么她能看见自己,也许她并不只是一个“神棍”,他刚想接话,杰克便冷声回答:“我知道的。”
  “我知道的,这只是庄园主开的一个小玩笑。”杰克再次重复到。
  “玩笑!”祭司似乎有些惊讶杰克会这样回答,她在胸口画了一个奇怪的图案,喃喃地道:“神啊,希望他能找到属于他的身体吧。”
  奈布有些好奇,杰克说是庄园主干的,而那位祭司小姐似乎不那么认为。自己的死也许并不是那么简单。
  “祭司小姐,请等一下。”不知哪儿冒出了一根鱿鱼触手,在地面上晃晃悠悠的。奈布能认出来,它属于一位新来的监管者,好像叫……黄衣之主?
  果然,从五楼慢慢悠悠的下来一位带着黄兜帽的鱿鱼精,几颗红色的眼珠在兜帽里滴溜溜地转着,似乎有些神秘。
  他的目光轻轻扫过奈布,奈布只觉得好像被什么怪物盯上了一般,他不由自主的想逃离视线,结果忘了自己还在杰克的怀里,用力一挣扎,便从杰克的怀里跳了下来。
  本来就一有点儿虚幻的身体又晃了晃,变得更加透明了。
  奈布只觉得自打进了这监管者宿舍,就好像被什么奇怪的东西盯上了,他下意识扯了扯兜帽,摸着墙就想一个护腕冲刺逃离宿舍,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碰不到墙壁,更重要的是,护腕不见了。
  不,这不可能像杰克说的那样,只是个……小玩笑。
  他只觉得眼前的世界虚影一晃,接着便失去了知觉。

【杰佣】莫比乌斯环㈣

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这个坑没填。
赶紧填填土。
这个HE向的算完结了,不过BE向的还要增点剧情。
看在我那么努力的份上,点点儿小红心或小蓝手呗~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选项一:
  “灵魂体都那么神奇吗?”奈布再次返回花海,看着身体的渐渐凝实,好奇地看向杰克。
  “嗯,庄园主确实是一个神奇的人。”杰克似乎是在答非所问,但奈布却听懂了他的意思。
  “唔,已经快要到黎明了吗?”奈布并没有回答杰克,他抬头看向了天空。原本就很暗的天空变得更暗了,就连天上的星子稀疏的光芒也消失不见了。
  杰克刚想搭话,便看到换成白孔雀新装的美智子飞过来,她有些着急的说:“杰克,快准备一下,第二场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……萨贝达先生!”
  她似乎被吓了一跳,但又很快反应过来,也许她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,所以也不是那么惊讶,她只是十分好奇,为什么萨贝达先生会和杰克待在一起。
  但别人的事儿她也不愿意多管,她巧笑着用刀扇遮住脸庞,笑道:“夜莺小姐去处理误入庄园的人了,所以是妾身代替她来通知,”她想了一下,又说道,“别怪妾身多事,杰克先生最好还是去安慰一下那群孩子吧,他们因为你身边的人可都伤透了心呢。”
  说着,她一个转身,变成般若像飞走了,还不忘留下傲娇的一句“妾身才不是担心海伦娜酱呢!”
  “美智子小姐真是可爱呢。”奈布笑着看向杰克,却看到他暗红的眸子里暗波涌动,他不太了解这种情绪,便支了个理由想转身溜走。
  不料杰克叫住了他,“小奈布。”奈布停下身,刚转过头,便看到已经摘下一朵红玫瑰的杰克。
  “杰克?”杰克没理他,轻轻弯下腰,把那只红玫瑰别在了他的衣服上。“乖,带着它。”
  奈布不禁红了红脸,杰克别花的时候靠的太近了,近到他近乎可以闻到他身上的信息素,那是一种高贵且优雅的玫瑰香,是纯正的alpha的味道。
  杰克温柔地抱起奈布,浓郁的玫瑰花味信息素包裹着他,迷迷糊糊中,奈布好像听见杰克说了一句什么,他没有听清,疑惑地问:“啊?”
  “我说,我喜欢你。”杰克一字一句地认真说到。
  漫天飞舞的鲜红色玫瑰花瓣,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玫瑰花香,以及杰克身上甜腻腻的信息素味道,似乎熏得奈布有些头晕。
  他听见自己说:“好啊,我恰巧……也喜欢你。”
  这样不也挺好的吗,在这座庄园里,永远进行着一场永不休止的游戏,不管是人类还是怪物,永远在这座庄园里永生。
     日记本上的紫罗兰在轻轻摇晃,烈焰般的玫瑰点染上了勿忘我的芳香,才诞生了它。
  ——Happy End——
  莫比乌斯环:
  

【杰佣】莫比乌斯环㈢

  
  杰克看着一脸冷漠的奈布,想张开口,又默默地闭上了。
  毕竟,他可不想违反庄园主定下的规定。
  几天前,也就是奈布“死亡”的那一天,庄园主派夜莺小姐送来了一打签约,要求他们不许把奈布的死因告诉除自己以外的人,监管者有,求生者也有。
  他们想着,反正整个庄园都知道奈布的死因,签下也没什么的。
  可是啊,估计那时候,庄园主就知道如今奈布的“复活”了吧?说不定他正在嘲笑他们的愚蠢吧,毕竟,谁也不想违反他的规则,做一个“违规者”呐。
  “杰克?”奈布看着摘下面具的杰克,不禁皱了皱眉头,询问道。
  “……抱歉,小奈布,庄园主不让说。”杰克纠结了一下,最终还是出口道歉。“啊,没事的,”奈布抬起头朝他笑了笑,“毕竟我也能理解的。”
  笑容还是一贯的温暖灿烂,可是杰克感觉到,小奈布一点儿也没有开心的意味,他想开口安慰他,又不知从何说起,只得默默地把这个心思压在心里。
  他抬头看了看时间,开口道:“已经超时了,如果我们再不快点结束游戏,庄园主就会强行关闭游戏了。”“那走吧。”奈布把有些沮丧的心情抛到脑后,牵着杰克的手走出了大门。
  游戏结束。
  求生者:『园丁』艾玛·伍兹『医生』艾米丽·黛儿『幸运儿』?『佣兵』奈布·萨贝达。
  监管者:『开膛手』杰克
  地图:『军工厂』烈焰可以掩盖事实的真相,但他永远掩盖不了人心的罪恶。
  平局。
  游戏结束后,杰克并没有打算回到监管者宿舍,他略带笑意的看着奈布:“跟我去一个地方,好吗?”
  奈布没有回答,但他轻轻扯了一下杰克的衣角,杰克便知道他是同意了。
  杰克向前走去,走了一段时间,四周的景色越来越荒凉,奈布不禁皱起了眉头,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,连对庄园十分熟悉的艾玛也没来过,几乎成了庄园里的荒地。
  “你来这儿干什么?”奈布有些好奇地问。杰克并没有答话,他带着奈布拐过一个拐角,便停了下来。
  奈布看着眼前的景色,不由屏住了呼吸:
  ——那是一片花海。
  说实话,庄园里很少有好看的植物,大部分都是干草和枯树,就连湖景村的树木麦苗都是阴森森的,透着一股不祥的预感。
  他都快忘了正常的植物是怎么样的了。
  而眼前的这片花海却不一样,鲜艳欲滴,红的妖艳,风吹过时,就会成为涌动的浪潮。浓郁的香气就像杰克身上的信息素一样,优雅且温柔。
  “小奈布,你知道玫瑰的花语吗?”杰克站在花海边,笑着问奈布。“不,不知道。”奈布愣了下,红着脸答到。
  玫瑰花的香气很浓郁,浓郁的几乎把奈布给熏晕了,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凝实,最后直接“咚”的从半空中跌落了下去。
  “小奈布?”杰克看着已从虚影凝结成实体的奈布,笑着摸了摸他的头。
  “杰克,我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奈布掐了一把自己的脸,满脸疑惑地问。
  “也许是庄园主又弄出的bug。”杰克想了想,解释道。“哦,那我算死掉了还是算复活啦?”奈布拽了下兜帽问他。
  “……活着,你在我心中永远都活着。”杰克目光逐渐空茫起来,他低声念叨着。“哎?你说什么?”对上奈布好奇的目光,杰克没有说出来实话:“没什么。”
  “那我跟你回监管者宿舍。”奈布思考了一下,说。
  “好。”杰克公主抱起奈布,刚远离那片花香,奈布就又复原成了虚体。
  【皮一下。
  接下来有两条路可以选择啦。
  ①回到那片花海。
  ②继续走向管者宿舍。
  一定要认真想哦,接下来的文是虐还是甜,就看你们的啦。】

【杰佣】莫比乌斯环㈡

  

  艾玛首先冲进奈布的房间。
  这儿还是和原来一样,只是原本盛放尸体的棺材被掀开了盖子,奈布的尸体也不见了。
  对香气比较敏感的调香师薇拉小姐皱着眉头说道:“空气中的花香……是奈布信息素的味道吗?”慈善家克利切也晃了晃手中的手电筒,说:“克利切不确定是不是奈布的信息素,但克利切知道这是勿忘我花的香气。”
  “那就是了,”玛尔塔点点头,“奈布的信息素确实是勿忘我,不过,为什么房间里会有这种……浓郁到类似发情的香气?”“说不定是奈布回来了……”艾米丽想着艾玛之前答的话,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  “怎,怎么可能……”机械师特蕾西弱弱的反驳,“毕竟人死不能复生……”“可是,这可是‘那个人’的庄园啊,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会发生。”艾玛说。
  大家都沉默了,一时间空气静的可怕。
  而另一边监管者的游戏还没有结束,杰克的刀刃穿过奈布的虚影,就像穿过了一层薄雾般,什么也没能碰到。
  “杰克?哎?能看到我吗?”奈布伸出一只手,在杰克眼前晃了晃。
  杰克收回手中的刀刃,刚才一瞬间,他仿佛真的看到了奈布,可是他知道,那一切都是妄想。
  耳边忽然传来细细的呼唤声,杰克顿时愣住了,一种惊异感从他心中冒出来,他知道,自己并没有幻听,那个声音就是小奈布的。
  难道他真的回来了?
  杰克并没有像其他求生者一样惊讶,反而十分肯定,这一定是庄园主做的。
  毕竟,小奈布也是一名实力不错的求生者,庄园主怎么可能放他走呢?
  就算小奈布真的一无所长,庄园主也不会让他把游戏的秘密透露出去的。
  “……能的。”杰克从思绪中回过神来,立马回答了小奈布的问题。“啊啦,你终于看见我了,不知道庄园主又干了什么,我居然卡bug卡到你们看不到我了。”奈布抱怨道。
  看来小奈布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掉了,杰克暗了暗眸子,刚想回答奈布的话,便看到了向这边望来的园丁。
  “要跟我去结束这场游戏吗?”杰克询问着奈布。“嗯?就剩艾玛了吗?”奈布抬头看了看队友人数,“不了,我去帮她开台密码机,再等她离开庄园吧。”
  话音刚落,艾玛就一个翻身跃进了地窖口,奈布尴尬的地笑了笑,忽然他好像意识到了什么,扭头问着杰克:“喂,杰克,明明还有我一个人,地窖就打开了呢?这不是联合狩猎,没有电话亭的呀?”
  杰克看着他还没意识过来事情的真相,他闭了闭眼睛,道出了一个残忍的事实:“奈布,你知道自己……已经死掉了吗?”
  “怎么可能,杰克,你别开玩笑了,怪吓人的。”奈布打着哈哈想反驳杰克,可看到杰克认真的样子,他觉得,也许……它并不是个玩笑。
  奈布决定试一试,他碰了碰杰克的铁爪子,果然,手从爪子里穿了过去。杰克说的一点儿也没错。
  ——自己已经死了。
  所以说啊,自己碰不到箱子,艾玛听到自己声音的震惊,还有两个人时就打开了地窖,这一切都不是什么庄园主弄出的bug,而是所谓的那个“自己”已经死掉了,他只是个灵魂。
  他是个雇佣兵,上过战场,参加过的战争数不胜数,同时,自己也常年徘徊在死亡的边缘,他早已猜测过死后的世界是怎样的,是恶魔众生的地狱,还是空白茫茫的一片。手上至少沾染了几百条人命,所以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进到天堂——自己这样满身罪恶的人,与获得幸福可搭不上什么边。
  所以他来到这所庄园里,才会尽力去帮助别人,只希望获得一点友谊的温暖啊。
  没想到一回过神来,自己就已经死掉了。
  “哎,杰克……”
  杰克低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奈布,淡绿色的兜帽遮住了大半边脸,看不见表情。“嗯?”
  “你能告诉我,我的死法是怎么样的吗?”奈布抬起头来,表情冷漠地问到。
  “!”

[杰佣]莫比乌斯环㈠

  ⒈是杰佣,abo设定,灵魂梗,注意避雷。
  ⒉双向结尾,有HE也有BE,可以挑自己喜欢的看。
  ⒊玫瑰花信息素杰克X勿忘我信息素奈布。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  
  已经是黎明了。夜色越发的浓郁,就像染了墨一般,天上零疏的星子也消失了,月色越发暗淡,红眼的乌鸦发出尖泣般的悲鸣,落在干裂的树上。
  杰克轻轻擦拭着手上的刀刃,随着脚印追上了前面受伤的医生小姐。冰冷的刀刃染上了鲜血,他温柔的抱起医生艾米丽,向狂欢之椅走去。
  艾米丽一边挣扎着,一边发了条密码语:我需要帮助,快来。在不远处拆椅子的园丁艾玛也发了一条:站着别动,我来帮你。
  而墙后的奈布正打算翻个箱子,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碰触不到,他也没多想,估计这又是庄园主弄出的一个bug,他站起身,正好对上了抱着艾米丽的杰克。
  艾米丽挣扎失败,被放在了狂欢之椅上,奈布看到艾玛已经躲在了墙后准备救人,就决定引开杰克,他做了一个嘲讽动作:“大猪蹄子,来抓我呀~~”
  杰克擦刀的动作顿了顿,他抬眸看向奈布的方向,视线猛然与奈布对上,但又很快移开了视线,毕竟,那里什么也没有。
  狂欢之椅上的艾米丽也愣了愣,那个声音……一定是奈布的。而正打算救人的艾玛动作同样一顿,她貌似听到了奈布的声音,可是,这怎么可能呢?
  “小姐,救人时分心不太好吧?毕竟,要小心周围嘛~”站在箱子前的杰克不知何时用了雾隐,他站在艾玛身后,笑眯眯地提醒道。
  艾玛一脸惊恐的回头,心口剧烈地跳着,鲜艳的红光提醒着猎人已经发现了属于自己的猎物,她急忙停下动作,向着一处废墟跑去。
  奈布有些奇怪,以往这样挑衅杰克,他早就追过来了,说不定还能溜五台机子,而现在就像没看到他一般。
  看着杰克的雾刃就要砍到艾玛身上,奈布急忙用护腕往墙上一砸,冲到艾玛身前挡刀,顺便发了条密码语言:快走!
  杰克的刀再次停了一下,艾玛赶紧翻过窗,几个拐弯躲到了一处烧焦的废墟里面。感受着心跳的渐渐消失,艾玛回想了一下方才的情景,她十分确定,刚才听到的那个男声,就是奈布的声音!
  怎么可能!毕竟,自己可是亲手把那束蓝色的勿忘我放在他坟墓上的。
  她摇摇头,把这个不可思议的念头甩出脑海,抬头看了看密码机:还有一台。
  远处传来了艾米丽的尖叫声,红色的狂欢之椅旋转着腾空而起,飞向军工厂外,而队友,只剩自己一个人了,她不由感到了几分惊慌。
  艾玛钻出废墟,便看到左侧已经打开的地窖门,她愣了一下,又回头看了一眼刚才有狂欢之椅的地方——虽然艾米丽已经飞天了。
  她瞳孔瞬间放大,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样,实际上,那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——她看到了奈布的身影。
  她激动万分,虽然那只是一道淡绿色的虚影,至少她见到了奈布,心跳声又渐渐响起,她来不及多想,双手一撑地窖门,逃离了军工厂。
  而奈布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的杰克,他似乎看见了自己,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表情,“大猪蹄子?杰克?能看见我吗?”
  杰克好像终于缓过了劲来,他把那只没有刀刃的手伸了出去,想要摸到奈布,却隔空穿了过去。
  “你……回来了吗?”杰克有些呆愣的问道。
  “杰克?”
  而另一边,求生者宿舍,艾玛刚回到大厅,就看到一脸焦急的艾米丽:“艾玛,我飞天时好像听到了奈布的声音,是他吗?”
  “……不知道。”艾玛犹豫了一下。“真的吗?”艾米丽听着她有些发颤的声音,不太相信地问。
  “嗯……准确来说,那不是奈布,是一个虚影。”艾玛思考了一下,说。
  “艾米丽,三楼萨贝达的尸体不见了!”楼上传来了玛尔塔的声音。
  “什么?!”求生者们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玛尔塔身上,艾米丽的视线不小心与艾玛对上,从她的眼睛中,艾米丽看到了浓浓的震惊。
  事情越来越奇怪了……